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新乡律师网 >> 正文

【碧海】新美如画(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新美如画

(纪实小说)

“战士只有战士的爱情,忠贞不渝,新美如画。”诗人郭小川讴歌战士对待爱情的诗句真真一个精妙。在平凡的生活中人们对于爱情的态度可谓五花八门,多种多样,有人会找出一大堆理由为自身开脱。当我们了解这对革命夫妻如何对待爱情的故事后,相信你会受到启发与教育。这对夫妻在艰苦的环境里,在彼此长达十二年失去联系又不知对方是否寻求另一伴的情况之下?更无法推策对方在白色恐怖下、枪林弹雨中是否还活在人世上?仅凭对彼此分离时的诺言、深爱与矢志忠贞不渝,相信总有一天会重逢的信念。

一九三四年,由于叛徒出卖,中共满州省委遭到破坏,哈尔滨不能继续呆下去。时任中共满州省委书记的冯仲云不得不与爱妻薛雯及一双儿女分离,一个参加抗日游击队,一个带着儿女回江苏老家。

临别前,党组织安排他们见上一面,冯仲云对妻子说的一段话让女儿冯忆罗至今深深感动:

“咱们这次离别,也可能永久见不到了,但是你即便这样,你决不能辜负党;你回去以后可能你也很快回來,通过组织找到我去的地方;也可能过十年、十五年咱们还能见面,那就是咱们把鬼子打出去。”

一九零八年,冯仲云出生在江苏武进县余巷镇一个小职员家庭。后考入私立蕙兰中学。同年因反对曹锟贿选受到同学的拥护。受到《新青年》、《向导影响》等进步思想的影响,产生反帝反封建的思想。这位江南才子于一九二六年以优异成绩考入清华数学系。是曾经发现培养华罗庚的熊庆來教授唯一学生。军阀混战,“四?一二惨案”,奉系军阀张作霖杀害马列主义传播者,党的创始人李大钊。北平一片白色恐怖中,冯仲云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任清华党支部书记。历史造就一位抗联将领,中国也少了一位数学家。

一九二九年冯仲云参加北平党的集会,被阎锡山部逮捕入狱,受尽磨难,在血雨腥风的刑场上陪绑,半年后放出,从此便坚定走向革命道路。

女儿冯忆罗回忆说:“在当时这个革命形势发展中,他看到只有共产党才是真正救国救民。更重要的他自已就觉得他一生要走什么样的路已经比较坚定了。”

经清华老师介绍,冯仲云到哈尔滨商船学校任教,在合法的身份保护下,开始了哈尔滨的地下党的活动。

一表人才的冯仲云品学兼优,受到校长的赏识,一心一意要把女儿许配给他,冯仲云婉言谢绝,并说老家已有恋人。为了打消校长的念头,他鸿雁传书从小靑梅竹马的心中恋人,年仅十八岁的美少女薛雯。

还在北平就读的薛雯,接到日夜思念的恋人的佳音,薛雯只身一人北上,來到被誉为东方莫斯科的哈尔滨与时任大学教授的冯仲云结了婚。冯仲云开始引导年仅十八岁的爱妻走上革命的道路。薛雯每天都划着小船,往返于松花江上接送丈夫,那段艰苦的斗争环境,也是新婚后这对革命情侶最难忘的美好团聚时光。

一年后,冯仲云与薛雯爱情结晶——女儿出生了。

那天薛雯感觉肚子疼痛,第一次怀胎的薛雯并不以为是临产了,他认为离产期还有两个月呢,等被人送进医院后,很快就生了个女儿。三天后,冯仲云才赶到医院。他从育婴室中抱着女儿去见薛雯时,妻子埋怨他怎么这么晚才來看望她们母女?冯仲云抱歉说这三天他忙于搬了个新家!

冯仲云担任大学教授的月薪是三百二十块大洋,除了每月上缴一百八十元党费外,其余全部用來招待省委來开会的同志。罗登贤、杨靖宇、周保中、趙尚志、李兆鱗等满州省委的军政要人是他家的常客。罗登贤到上海前,就常住在冯仲云家。他这位富戸的银元常常也是捉襟见肘,薛雯不得不去找侄儿解囊相助。

这个新家就是一九三三年,省委秘书处由马家沟河沟街搬到小戒街二号。这里成为东北人民抗日的“总指挥部”和省委的“文件库”,他们家的大沙发的靠背里,又是装着文件的“保险箱”,他们躲过敌人无数次检査。

紧張的地下工作让这位还没坐足了月子的薛雯又开始工作。油印刺鼻的气味让熟睡的婴儿不能安睡。半夜罗登贤、赵尚志、薛雯急着印刷一批文件。放哨的冯仲云马上回屋吿知敌人搜査來了,薛雯立刻在女儿的脚上拧了一把,孩子大哭。当敌人走后,时任满州省委书记罗登贤心痛的说这么小的孩子,刚刚來到人世就受到这么多的苦头。这位大名鼎鼎的靑年领袖,由于左倾路线的影响,被调离满州省委,在上海被敌人逮捕。狱中受尽酷刑,双腿被压断,但仍领导狱中革命者起來反抗。他义正词严声讨国民党不抵抗主义,用自已在东北亲历的抗日行为痛斥国民党,法官们被驳的哑口无言。一九三三年八月二十九日,罗登贤在南京雨花台英勇就义,年仅二十八岁。

得知领导加战友就义的噩耗,冯仲云与薛雯夫妇悲痛欲绝,为了记念这位革命战友,冯冲云给女儿起名冯忆罗,一是缅怀先烈;二是此名不易重复。

薛雯抱着襁褓中的婴儿,把省委重要文件就藏在襁褓內,成功完成各项任务。今天看來,忆罗可算是独一无二的小革命者了。地下斗争是残酷无情的,到处危机四伏,随时都有被敌人发现杀头的危险。特别是一位女人怀抱一周岁的女儿。女儿忆罗深情回忆道:

“我们现在人对他们沒办法理解,我说我能理解,她首先考虑我必须把这个工作完成,因为他不完成,千千万万个人头就要落地,她随时准备牺牲自已,因此她就不怕牺牲不怕死了。”

一九三二年十月,冯仲云以满州省委巡视員的身份去汤原,整顿组织,发展党员,解决党团员在民族分布不合理现象,整顿受挫折的汤原游击队。女儿冯忆罗说:“父亲一直念念不忘朝鲜老奶奶舍身救他的故事。

一天,冯仲云正在朝鲜族李在德家中调査走访,忽然來了一帮人分不淸是土匪还是伪军,只听说要抓这里的共产党。躲避已來不急了,李在徳老妈妈急中生智,马上摘掉冯仲云的眼镜,让他装哑巴,并对寻问敌人说这就是自己的哑巴儿子。敌人不信又将冯仲云绑在外面的大树上,边打边让冯仲云说话,李在德老妈妈始终护着冯仲云,敌人的皮鞭和枪托都打在李在徳老妈妈身上。赶过來的邻居都说这是她的哑巴儿子。敌人也被这场假戏真作搞得不欢而散。

多年后,冯仲云一直念念不忘李妈妈的救命之恩,说:“我这条命是检回來的,如果沒有李在德老妈妈相助,也没有我今天!”

从汤原回哈尔滨只能有向导老交通带领下,走隐蔽的山林,一千多里曲折道路他们只能沿途要饭充饥,走到天黑就宿营在那里。老交通的苦难身世和他的话深深印在冯仲云的心里——“只要你抗日打鬼子,我一辈子带着你走路。”

当冯仲云历尽千辛万苦到达哈尔滨后,二人身上长满虱子,棉袍破烂不堪,和要饭花子已无区别。长时间与妻子分离,又不能冒然去见薛雯,只好让老交通去探虚实。当薛雯得知丈夫回來后,去约定地点见面,薛雯在花园看了一周也没找到丈夫,最后还是如乞丐般的冯仲云跟在薛雯身后装出讨要的姿态,与妻子对话,以防敌人盯稍。

与爱妻分离后的冯仲云主要担负起抗联三路军的政委工作。长年爬冰卧雪,苦战于白山黒水之间,在血肉横飞战场上负过重伤,血染战袍;在断粮少炊时,吃草根,吃树皮。

在日冦疯狂围剿下,在无任何外援內应下,曾经顶盛的东北抗日联军拥有二十万之众,如今只剩千余人马。为了保存仅有的抗日力量,以周保中、李兆麟、冯仲云为首的抗联将士与苏联远东军区协商,退守苏联境內,在勃力成立南、北野营,统称为远东军区八十八教导旅。在这里他们受较系统的军事训练,并不断派出小股分队潜回东北,对日冦展开游击战。

冯仲雲奋笔疾书,长达两万余言的报吿,交于共产国际并嘱转交延安,报吿祥述东北抗联在无外援内应的艰苦环境下,克服难以想象的困难,苦斗了十四年。报吿直言不讳指出中央的一些错误,至使东北抗联长期失去上级党的联系与指导,损失是惨重的。

训练战斗间隙,冯仲云常常在林边小溪旁散步,高唱《国际歌》,时而又吟唱起《湘累》。抗联中的女战士常常偷听这位戴着眼镜的大领导唱歌,以至于慢慢学会了《湘累》浪漫的曲调。

在教导旅任营长的朝鲜领袖金日成十分敬仰上级领导冯仲云的知识才华,更关心这位独身领导的个人婚姻大事。在当时特殊情况下,抗联队伍中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一般三年没有音信的配偶,均可再婚。冯仲云与薛雯南北相隔几千里,音信断绝近十年,他完全可以再寻另一伴。金日成笑着对冯仲云说:“我们队伍中有不少朝鲜美丽漂亮的好姑娘,我可以给您介绍一位。”冯仲云笑着回答:“我家乡有漂亮贤恵的妻子和可爱的一双儿女,抗战胜利后我们一定会团聚的。”

什么叫人品,今天大家來审视这位抗联将领,不难找到答案。作为领导、战士、丈夫、父亲,当之无愧;对祖国、人民、特别是爱妻薛雯,忠贞不渝!

回江苏老家的薛雯,除了照顾一双儿女外,极积寻找党组织,其间被捕坐牢,丧子之痛,她克服一个女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并参加处境十分艰难的新四军。

十四岁的女儿冯忆罗也参加了新四军。一天夜晚,她仰望夜空明月,懂亊的对妈妈说:“爸爸看不到我们,爸爸一定会看到空中的月亮。爸爸一定会找到我们!”

薛雯终于等到抗战胜利这一天。并在报纸上看到消息,冯仲云被推选为松江省主席。接着又收到冯仲云写给薛雯的亲笔信:

“薛雯,我在东北苦斗了十四年,曾经身经百战,血染战袍;曾经在枪林弹雨、血肉横飞中冲杀,艰苦卓绝的战斗,爬冰卧雪,负过重伤。在白山黒水之间缺衣少食,吃草根树皮,矢志忠贞祖国人民。只要你薛雯没有违反往日的志愿,沒有对不起祖国和组织,那么还是我的妻。我是这样等待十二年,我相信,我对薛雯你的忠诚是能得到结果的。”

读罢丈夫感人肺腹的书信,十二年慢长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这位坚強的革命妻子忍不住热泪盈眶。带上女儿立刻动身,途经丹东需绕道朝鲜,当时的长春还在国民党手中。到达牡丹江后,时任炮兵司令的朱瑞将军亲自派一辆敞棚汽车护送薛雯毌女到哈尔滨。

见到爸爸的忆罗无论妈妈怎样让他叫爸爸,她就是喊不出囗。也难怪,他离开爸爸时才两岁,突然一个寞生人站在面前让你喊爸爸,真也为难。

当时陈云、彭真、林彪、林枫四对夫妇特在饭店设宴,为患难夫妻幸福团聚热烈祝贺!并开着玩笑说,男同志要向冯仲云学习,女同志要向薛雯学习。

一九五五在授勋大会上,毛主席亲授冯仲云一级八一和一级独立自由勋章,毛主席拉着冯仲云的手说:“你们东北抗联,比我们长征还要艰难、艰苦。”

在东北苦斗十四年的冯仲云,终于得到毛主席的肯定,他激动的热泪盈眶。

那天冯仲云捧着两枚勋章高兴在门外叫女儿忆罗,并说:“我呀,这个不光是给我的荣誉,而且这个是给我们满州地下党省委和东北抗联的同志,十四年浴血奋战的这份荣誉。

著名作家刘白羽采访冯仲云后,夸赞:“他是一个教授,一个学者,是从艰险中苦斗出來的出色英雄……他是一个热情的人,也是一个好作家。一时一刻也不忘牺牲的战友。”

朝鲜领袖金日成八十寿辰特邀冯仲云一家前往朝鲜坐客。薛雯带子女赴朝,当得知冯仲云已去世后,金日成悲痛不已,并给予薛雯及子女国宾级招待。并说虽然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和我想象的完全一样。并开玩笑说,抗联有不少给仲云介绍女朋友,可他始终不忘你和孩子,真是一位值得学习的榜样!并竖起大毌指。

在朝逗留期间,金日成又特邀请抗联部分女同志与薛雯见面,她们都敬佩老冯重情重意。

这对分离十二年的革命伴侶,最终合葬于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他们将永不分离。

二0一三年五月二十六日

癫痫病真的能够治好吗
湖北癫痫医院哪家好
婴儿癫痫症状表现有哪些

友情链接:

椎胸顿足网 | 来月经不能做什么 | 张杰所有专辑 | 沈阳工业大学自考 | 黄庭外景经 | 内部结构图 | 油脂性皮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