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地址与子网掩码 >> 正文

『流年征文♥小说』雪的记忆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又是一个北风呼啸的严冬,阴霾的天空飘扬着零零散散的雪花。

街道两边的树木在风中不停地颤抖着,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好像在向人们诉说着什么,或许是怀念早已远去的春天,又或许是别的什么。

几片银杏的残叶,在空中划着一道道不规则的弧线,起起落落地翻转。忽地一下,一片残叶拍在了正在漫步前行的紫蝶的额头上,她竟然一点儿也没有察觉。从紫蝶时而紧皱眉头、时而眼里流露温情的神态不难看出,她的脑海里正闪现着一些难以掩饰的痛苦,但又透着几分幸福的事情。

初冬的季节,北方往往很少能看见雪的踪迹,紫蝶生活的这座小城镇更是到了第二年的元月份以后,才可以看得见雪花。如今,刚刚立冬就可以欣赏“漫天飞雪”的美景,对于大多数人,特别是像紫蝶这样二十五六岁的姑娘来说,的的确确是一件非常浪漫而美妙的事情,让人会不由地想起徐志摩先生那首《快乐的雪花》,“假如我是一朵雪花翩翩的在半空里潇洒我一定认清我的方向——飞扬,飞扬,飞扬……那时我凭借我的身轻盈盈的沾住了她的衣襟贴近她柔波似的心胸——消溶,消溶,消溶——溶入了她柔波似的心胸!”多美空灵纯净的境界。不过,这样富有诗意的景色却让她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反而,心灵最深处的地方撕心裂肺地疼……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雪后初晴的大地上晶莹一片,在太阳的照射下泛着强烈的白光,显得异常的刺眼。街上的行人也逐渐多了起来,一个个穿得像个雪球似的孩子们在街边的广场上打着雪仗。紫蝶和西子坐在广场北边的小亭子里,西子是紫蝶恋爱三年多的男朋友,他们上的同一所大学,他读的是科学教育,她读的是新闻学。

大一的时候,紫蝶美丽、活泼又多才多艺,时常会在学校的各种活动中担当主持人,当然,她的歌声也是很甜美的。西子来自农村,有着比较木讷的内向型性格,整天只知道泡在图书馆里“伏案苦读”或者在校园的操场里“奋笔疾书”,从不参与学校组织的活动。紫蝶是男生们追捧的校花,西子没有一个女孩喜欢,他们班的女生都说“他太没情趣,根本不懂浪漫”。

就在大二的第一学期,临近2006年元旦的时候,西南大学准备举办一届“迎新年诗歌朗诵会”,主要推出校园原创作品,营造良好的校园文学创作氛围。紫蝶毫无悬念地成为朗诵会的主持人之一,西子发表在校刊上的《春天的向往》、《秋雨情思》等几篇诗作,一同被学生会组建的筹备委员会选中,接下来,就要分派人前往各个作者所在的班级,征询作者是否愿意亲自朗诵。恰巧,“拜访”西子的重任就落在了学习新闻学的紫蝶头上,也许是因为大家都认为西子太不好接触,也许是觉得紫蝶有能力说服西子参加吧。反正不管什么原因,紫蝶都必须要去,在她心里也愿意去,因为她原来陆陆续续阅读过他的一些作品,感觉西子的诗歌情感细腻、意境十分唯美,所以,她很想借此机会看看西子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周三下午全校自习,紫蝶回到宿舍仔细地洗了脸,重新整理一下头发、扎了一个高高的马尾,戴上前几天才买的有许多水钻的发卡,穿上那件她最喜欢的玫红颜色的风衣,走向学校东北角的图书馆。她早已打探好了西子的习惯,一般没有课的时候他不在图书馆就在操场的台阶上。紫蝶找了一大圈,终于在操场一个僻静的角落里找到了西子,他正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瘦高的个头,白净的脸庞,头发有些凌乱,穿着一件灰黑色的夹克、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和一双回力牌球鞋。

“嗨,你好,请问你是西子吗?”

西子缓缓抬起头,用余光看了一眼紫蝶,点了点头,然后又继续看他的书。

“我是新闻专业的紫蝶,很高兴认识你。”紫蝶伸出了纤细的右手。

“哦,有什么事吗?”西子仍旧摇动着手里的钢笔,头也没抬。

第一次遭受到男生这样冷淡的待遇紫蝶有些生气,她稍微停顿了一下,心里想着,“我就不信你不理我!哼!”嘴角还微微抽动了一下。

“我是新闻专业的紫蝶,很高兴认识你。”这次紫蝶升高了几个音调,依然面带微笑,尽管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对近在咫尺的他来说已经是很刺耳了。

西子猛地抬起头,皱着眉头准备训斥这位不速之客,看见眼前站着的女生瘦瘦的身材,虽然个头不高却很匀称,弯弯的细眉下面一双大大的眼睛含着笑意,高挺的鼻梁衬托着瓜子面更加讨人喜欢。面对这样一位漂亮的女生,就连西子这样的孤傲之人都瞬间被融化了,心里没有一丁点火气,甚至有些羞涩的表情,脸上泛着淡淡的红。为了掩饰慌乱的神情,西子低下了头,合上了笔记本,“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学校准备举办一个‘迎新年诗歌朗诵会’,你知道吗?”

“哦,听班里的同学说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吗?”西子又恢复了刚才的冷傲,或许是为了压制刚才自己的慌乱,声音轻微的有点颤抖。

“当然有关系了,筹委会遴选的原创作品里有你的佳作,还不止一篇呢!”紫蝶故意调皮的说。

西子这才抬起头来,飘动的眼神里透着怀疑,“哦,是吗?”

接着又说:“我的文字都是写着玩的,没有那么高的造诣。”

“没有呀,我觉得你的诗歌写得很好,情感细腻,意境优美……”不等紫蝶把心里所有的感受都说完,西子就打断了她的话,不好意思地连连说道:“没有那么好,没有那么好。”

“你看过我写的文字?”

“肯定看过了,都发表在校刊上了,我怎么会看不到,再说我可是学习‘新闻学’的,这是必须的职业敏感嘛!”

“哦,原来是这样。”想着人家是职业需要才会注意,并不是真的认为自己的文字写的好,西子眼里掠过一丝失望。

紫蝶马上就感觉到了他的失望眼神,立即说:“你的《秋雨情思》让人能够体会到秋雨的凄美,还能感受到游子思念故乡的浓浓情思。”

听着紫蝶的评说,西子觉得一股暖流涌上了心头,他从遥远的北方来到这里求学,父母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为了节省几百块钱的路费,他一次都没有回去过,春节也是在这座陌生的城市里打份短工度日,回想着这些,他眼里闪过深深的惆怅和忧伤,同时,心里对这位素不相识的女生产生了一丝好感。

“哦,谢谢你用心的品读。”

“不用客气,我们都是来自远方的游子嘛,再说了,你的作品本来就写的好呀!”紫蝶仿佛感觉到了他那份忧思。

“如果你们觉得还行的话,就拿去用吧,我没意见。”他的嘴角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这只是其一,还有其二呢,我们想让你亲自来朗诵,你看怎么样啊?”紫蝶望着他的眼睛问道。

“我?我恐怕不行,我从来没有参加过类似的活动,一定会给你们搞砸的。”西子连忙摆手。

“第一我的普通话不过关,第二我没有经验必然会怯场,所以,你们还是让别人去朗诵吧!”

紫蝶心里也赞同他说的这些客观因素,正琢磨着怎么办。

“要不就请你来朗诵这首《秋雨情思》吧,好吗?”西子望着她的脸真诚地发出邀请。

本来想说自己还要担任主持,但是,看着他的真诚,想着诗歌的唯美,犹豫了一下点头说:“我,我就是怕朗诵不出你作品的那种优美的意境。”

“你一定行,我相信你,既然是你来找的我,那么这就是缘分。”此时,西子露出了从没有过的自信神情,“只有你来朗诵,我才会放心。”

可能,她被他的真诚所打动,又或许是因为诗歌本身的力量,或者还有别的什么因素吧,她现在也想不清楚……反正,她已经决定由自己来替他朗诵这首诗歌了。

“要不你给我朗诵一遍吧,让我找找感觉,好不好?”紫蝶趁热打铁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哦,这个我怕是朗诵不好,只在心里默念过许多次,真正的朗诵却是从来没有过呀?”西子讪讪地说。

“没事,这不就我们俩嘛,有没有别人。”紫蝶立刻鼓励道。

西子环顾了一下四周,午后的操场上确实没有什么人,有几个打篮球的同学在最远处的篮球场上,“那好吧,我就试试,你可别笑,不然我就不朗诵了。”

“不会的,不会的,请我们的诗人放心吧!”紫蝶说着还吐了一下舌头。

他凝了凝神,眼神里一下子有了很多东西,悠远而深邃……

“淅沥的秋雨/漫过天边的云彩/滑落了一季的思念/充盈了大地温暖的胸怀/秋雨啊/萧瑟了枝头的叶/汇聚着岁月连绵的爱/哽咽了故乡深情的原野……”

此刻,紫蝶好像看到了那多情而清凉的秋雨,深切地感受到了西子心底那份浓浓的思乡之情,“好美啊!”她不由地发出一声赞叹,也羞红了他的脸……

后来,他们经常出现在操场里,他专注地写,她用心地朗诵……大三的那年春天,他们相恋了,成为了让同学们最羡慕的一对恋人。毕业后,紫蝶没有回到南方的大都市,而是跟着西子来到了北方的小城镇,她在一家杂志社做编辑,他在一所中学当老师,日子在安静而甜蜜的时光中度过。

广场上喧嚣的人群,让紫蝶有些想念离别一年多的父母,但是,面对着深爱着她的西子,她很知足,想着父母有一天终归会接纳他们。她下意识地往西子的怀里靠了靠,西子顺势抱紧了她,吻了吻她的额头。

“傻样,干嘛呢,小心别人看到。”紫蝶害羞地说道。

“看到怎么了,我们是爱人,我就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们是一对痴心爱人。”西子扬起眉梢不无得意。

“歌听多了吧,真是的,还全世界呢,你敢大声在这里喊出‘我爱你’,我就信。”她娇笑着嗔怪道。

“喊就喊,有什么可怕的。”说着就要站起身子。

紫蝶赶紧拉住他,“我信了,信了,还真喊呀,一会人家以为我们疯了呢!”

“为爱疯狂,我愿意,呵呵。”西子傻笑着,笑容里满是甜蜜。

“我才不要呢,咱们还是低调点吧,亲爱的。”紫蝶勾起食指刮了一下他的鼻梁。

“我想吃烤红薯。”她故作可怜地望着他,又说道。

西子架不住她的“乞求”,捏着她的脸蛋说,“好好好,宝贝等着吧,我去对面的小吃城给你买,行了吧?小样。”

看着他远去的身影,紫蝶眼里满是温情,慢慢地从天蓝色羽绒服左边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小纸片,脸上霎时绽放出幸福的红晕。这是她昨天中午去医院做的妊娠化验单,化验结果是阳性,一个醒目的“+”,她心想着,等一会告诉西子他就要做爸爸了。

她想着西子知道这一消息的反应,正想着,忽然“嘭——”的一声巨响,紧接着就是短促而刺耳的“吱吱——”刹车声,她循声望去,街道上围起了好多人,一辆黑色的轿车斜着停在路中央,好像发生交通事故了。

紫蝶瞬间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心“怦怦”直跳,她赶紧平复了一下心绪,想,可能就是一般的两车相撞吧?这样想着,却也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西子怎么还不回来,都去这么半天了,真是的,一会看我怎么收拾他。”紫蝶自顾自地嘀咕着。

时间好像凝固了一般,过了一两分钟,紫蝶终于熬不住了,三步并着两步冲到了人群中,眼前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情景,西子躺着一个人怀里,满脸都是血,已经染红了她织给他的那条白色围巾……

她脑袋一片空白,感觉天旋地转,一股浓浓的腥味冲出口腔,眼前一黑便晕倒在了地上,就在倒下的那一刻她恍惚听到了救护车的警笛声。等她再次醒来,眼前一片煞白,还有几个人影在晃动,那耀眼的白光使她不得不又闭上了眼睛,然后尽力慢慢地睁开。她看见了西子的姐姐,还有医生、护士。

“我这是在哪?西子呢?”紫蝶急迫地问道。

姐姐连忙扭过了头去,医生拍了拍紫蝶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你要保重自己的身体才行,不为别的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

尽管她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但是她已经感觉不到西子的存在了,她双手抓住被角狠狠地咬在了嘴里,血红的眼睛泪如泉涌……

又是一个飘雪的日子,西子已经离开人世两年了,只留下紫蝶独自承受着这种难以割舍的思念和撕心裂肺的痛楚,如果不是为了活泼可爱的儿子,她可能早已去天堂找他了。

她给儿子取名“念西”,把对西子的爱全部倾注在了儿子身上,每天都诵读着西子的诗作陪着儿子入眠,每当这个时候,儿子总会睁大了眼睛不吵也不闹,像是可以听懂爸爸的诗歌一样。

今天是西子两周年祭日,紫蝶带着儿子的相片去北山的公墓祭拜他。北风呼啸着,雪愈来愈大,鹅毛般的雪花落在了她长长的头发上、白皙的脸上,还有温润的唇上,顷刻间化为了晶莹的露珠,满含泪水的眼里他们的儿子正茁壮成长,那笑容像极了梦中的西子……

癫痫病的护理要怎么做才好
临沂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怎么护理发病的癫痫患者

友情链接:

椎胸顿足网 | 来月经不能做什么 | 张杰所有专辑 | 沈阳工业大学自考 | 黄庭外景经 | 内部结构图 | 油脂性皮肤